首頁 環境時評人與自然最新動態焦點追蹤法律法規環境評價環保產業國內新聞國際新聞環境知識

人與自然

您的位置:中國環境觀察網 > 人與自然 > 文章

中國古典詩詞里的“人與自然”

來源:網絡整理 人氣:次瀏覽 發布時間:2020-04-30

 

中國古典詩詞里的“人與自然”

 

《我見青山多嫵媚——人與自然主題歷代詩詞選》,江蘇省政協文史委員會編著,莫礪鋒主編,江蘇人民出版社2009年12月第一版,88.00元

“人與自然”是古今中外文學的永恒主題。當我們被辛棄疾“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情與貌,略相似”(《賀新郎》)的詞句傾倒之時,也會被愛默生的優美文句所感動:“田野和樹林給予的最大快樂是人和植物間玄妙關系的暗示。我并非獨自一人,也不是沒人認識我。它們向我點頭,我向它們點頭?!保ā稅勰葜v錄》,[美]愛默生著,孫宜學譯,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3,P220)文學對自然的態度無疑是對科學主義自然觀的反撥,因為科學雖然讓我們更真切地發現了自然,但也讓我們從合理地利用自然走向占有自然,改變自然,消費自然,破壞自然,而文學對于自然僅僅是審美的。韋勒克說:“審美經驗是一種凝神觀照的形式,是對審美對象的性質以及性質上的結構的一種喜愛的注意?!保ā段膶W理論》,[美]勒內·韋勒克、奧斯汀·沃倫著,劉象愚等譯,江蘇教育出版社,P287)

大自然是中國古代詩人取之不盡的靈感源泉,對自然風物的吟誦和對人與自然關系的感悟,成為了中國詩歌源遠流長的一個傳統,《我見青山多嫵媚》這部古典詩詞選本就是這一傳統的細致梳理。古代的詩人們決不像大多數當代人那樣,只會空洞地贊美自然,或者像旅行團那樣用金錢和感官消費自然。他們真正呈現了自然的美。

中國古代詩人對于自然的觀察非常細致??鬃诱f,詩不僅可以讓我們了解社會,還可以讓我們“多識鳥獸草木之名”。和一切藝術美審活動一樣,自然審美也需要關于審美對象的知識,但這不是自然科學的解剖和分析,而是用眼睛和心靈觀察到的整體知識,是和布封《昆蟲記》一樣的博物學。春天,晏殊知道“燕子來時新社,梨花落后清明”(《破陣子》);秦觀也知道“有桃花紅,李花白,菜花黃”,“正鶯兒啼,燕兒舞,蝶兒忙”(《行香子》)。風雨之夜,春眠醒來,孟浩然斷定“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春曉》);李清照則斷定“應是綠肥紅瘦”(《如夢令》)。細心的蘇東坡發現“放生魚鱉逐人來,無主荷花到處開”(《新城道中》);楊萬里則捕捉到了“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小池》)。

中國古代的詩人能運用出色的語言將自然描述得如畫一樣生動完美。詩中有畫,畫中有詩,是中國傳統藝術的一大特色,書中幾乎每一首描寫自然的詩詞,都是一幅山水畫、花鳥畫和風俗畫,讓我們心曠神怡?!懊髟滤砷g照,清泉石上流”(王維《山居秋暝》)是清麗的山水小品;“野鳧眠岸有閑意,老樹著花無丑枝”(梅堯臣《東溪》)是典雅的寫意花鳥;“市橋壓擔莼絲滑,村店堆盤豆莢肥”(陸游《初夏行平水道中》)則是鄉村的年畫。不僅如此,他們的詩還可以超越圖畫所提供的視覺審美體驗:“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杜甫《絕句》)是聽覺的審美體驗;“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王安石《梅花》)是嗅覺的審美體驗。

中國古代詩人將情感和人格轉化到自然之中,寫出的不僅是客觀的美景,而且是豐富的心靈與自然的人性?!扒镲L蕭瑟,洪波涌起”,是詩人壯懷激烈的投射(曹操《觀滄?!罚?;“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常建《題破山寺后禪院》),是詩人對自性的頓悟;“相看兩不厭,唯有敬亭山”(李白《獨坐敬亭山》),是詩人與青山的默契;“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斷魂”(林逋《山園小梅》)是詩人清高人格的反襯;“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韋應物《滁州西澗》),是詩人無盡的寂寞與悵惘。

古人有關“人與自然”關系的感悟極具哲理內涵。早在兩千多年前,中國的老子就已經思考“道法自然”。從哲學的角度看,“自然”不僅指非人為的天然的宇宙萬物及其運動過程,也指思辨意義上的宇宙本體和事物的本質與本性。在中國文化中,“人與自然”的和諧也稱作“天人合一”,而“天”的概念非常廣泛:宇宙是萬物的“天”,男女是倫理的“天”,身體血氣是自我的“天”。和諧美麗的生態、和諧互愛的社會、和諧愉悅的身心都是“天人合一”的狀態。因此,《我見青山多嫵媚》除了選取大量歌頌大自然的山水詩詞、邊塞詩詞,還有歌頌回歸自然、回歸溫情的田園詩和風俗詩,陶淵明向往耕讀自由的生活:“既耕亦已種,時還讀我書。窮巷隔深轍,頗回故人車”(《讀〈山海經〉》),“舂秫作美酒,酒熟吾自斟。弱子戲我側,學語未成音”(《和郭主簿》)。孟浩然、陸游陶醉于“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過故人莊》),或者“簫鼓追隨春社近,衣冠簡樸古風存”的鄉村田園場景。當然,還有“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手持綠玉杖,朝別黃鶴樓”的狂歌(李白《廬山謠寄戶待御虛舟》),“癡兒了卻公家事,快閣東西倚晚晴。落木千山天遠大,澄江一道月分明”的逸唱(黃庭堅《登快閣》),那是心靈回到自我時的縱情與愉悅。

中國環境觀察網 版權所有 ? 2005~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中國環境觀察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違者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備案號:京ICP備12003247號-3

costco怎么赚钱 股票趋势选股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i 2020年白小姐四肖必中一肖 微乐麻将怀疑开挂怎么查 股票趋势选股 平特一肖怎么选 真人打麻将四人 江苏11选5前三直开奖结果 四肖八码精选免费资料 华为手机怎么下载哈灵麻将